卖包子的帽子

迷恋Seb

美队2评论音轨摘录(完)

第一次看到队二的评论音轨!纪念初心!感谢大大!

古代月亮山上的雨:

两个导演两个编剧,四个人一桌麻将,说得可欢实。


内容很多,很有料,主题思想倒没什么新鲜的,基本之前和之后的采访里都有提到过。比如致敬70年代政治惊悚片,如何塑造新世纪的美队,Steve和Bucky的关系。


更多有趣的部分在于细节,哪里是一开始没有后来讨论讨论给加上的,哪里是第二片场导演处理的,音乐当初是如何要求的。


摘录一些我个人觉得非常有意思的片段,全部听译不太现实,虽然有足够时间也能做,留着各种强大的字幕组去做吧。基本我都是首先发wb,这里放个整理版。会更新。


==================我是卖萌的分割线=======================


原来Rumlow的那个角色本来不是叉骨,就是个普通的角色,后来他们才决定加入叉骨的身份。


开始的时候Rumlow崇拜队长,他认为队长是个好士兵,同时特别badass,直到后来我们才看到,其实他们是相对的两极。但在开始的时候,Rumlow确实崇拜队长。


我们想在超级英雄电影里加入尽可能多的现实感。我们尽量让电影符合物理和科学,尽量贴近我们的世界。这样的话,观众可以更加容易带入。


- 我们一开始考虑政治方面的因素,想要加入能够让每个人都能有共鸣的元素。- 但我们当时完全没想到会出现斯诺登。


[Talking about the scene of Smithsonian] It puts him in such a unique situation. He's constantly asking 'Who am I?' Even his past is not his anymore. It's history's. Everyone here can go look at who he was. 这让队长的处境独一无二。他一直在问“我是谁”。但他的过去也不属于他自己,而属于历史。所有人都可以去参观展览看到他的过去。


[When Steve sees the newsreel of him and Bucky laughing] The things I love about this scene is that you really start to feel the spirit of vulnerability of Cap. You really start to feel how alone he his and isolated and that his life is gone. 我喜欢这段(史蒂夫看老新闻),是因为你能感受到队长的脆弱。你真的开始觉得他到底有多孤独,多孤单,他的人生都成为了历史。


Mackie的表演很有深度,既有趣又完整,很难见到这样的组合。只有他这样的表演,才能在他的角色和Steve之间建立起信任感,才会让观众相信Steve会在危难关头去找这个男人。


[On how Steve Rogers can fight a whole elevator of people but can't really ask a girl out] - The thing we hold with us through all these movies is that he is always the ninety-pound guy. That guy is still in there and has not had any time to improve his life skills. 【Steve能打败一整个电梯的特战队队员但没法约女孩子出去】我们在电影里一直记着,他内心其实还是那个只有90磅重的小个子,没有时间来提升生活技能。


【Cap公寓里】- Fury知道他被人算计了,他已经做好准备可能会被暗杀。他没法相信任任何人,只能找到Cap,但实际上他和Cap才因为世界观不同而争论。对Cap来说也一样,他之前很不想为Fury擦屁股,但最后没办法,只能接下这个任务。- 我刚看剧本时候就很喜欢这里,因为你们很聪明地困住了Cap。


【公寓之后的追逐战】本来我们想过要不要从冬兵的角度拍一些镜头,但最后我们决定需要保持冬兵的神秘感,直到他接住Cap的盾那一刻再让观众看到他。冬兵接住盾让队长很动摇,因为理论上来讲没人能做到。


【电梯】这一幕对于MCU来说都带有转折意义,因为我们发现神盾变了,有什么在从内部腐蚀着这个组织。而从惊悚片的角度来说,我们一直在逐渐加重紧张感,让观众一起感受这种张力。


电梯那场戏是最早拍的一场戏,拍了4天。


Steve看到过去的自己这段,我们之前讨论了很久。考虑过用另外一个电影的片段。我们还是想用不同的方式展现Cap的身份危机。同时也给观众介绍这个地点Camp Lehigh,不熟的人可能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我们通过过去的幻影外化队长的记忆,这一幕很悲伤,队长在想我获得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去往左拉房间的一幕,表现的是队长的心理。向下走,也代表着我们在走进队长的内心过去、更深的部分。我们告诉作曲的Henry Jackman,这里需要更毛骨悚然的音乐。这幕我们看到队长是主导者,他首先发现的电梯,他走在前面。是他在推进探索他自己的过去。


左拉这一幕一直是电影中最有争议的一幕,是经过最多反问、试验、自我挑战之后,最终拍成的。因为如果要揭露SHIELD从一开始就被九头蛇渗入,这可不是小事,有很多种可能的表现方式,比如秘密文件或者硬盘,但不论是哪种方式,都需要有个人来展示。选择左拉就是因为在现实生活里他也有可能这样起死回生。这样的左拉也更接近他在漫画里的形象,机器人身体上面架着个屏幕。同时也是发挥了美队1里留下的可能性。左拉通过蒙太奇的方式展现了九头蛇入侵神盾的历史。其实这段算是整个电影里最像漫画的部分,左拉是机器里的幽灵。虽然我们决定用现实主义的手法来拍这部电影,但这终归是超级英雄电影。不管多么现实主义,最终毕竟是幻想电影,因为Cap的起源就是从90磅的小个子变成了超级士兵。左拉这里我们比较冒险,因为从惊悚片转向了科幻片。有些不怎么看超级英雄电影的人,可能想要看惊悚片来看美队2,这里对他们来说就比较奇怪。我们尽量用音效、音乐,还有Toby的表演,营造一种恐怖的氛围。


【寡姐的Shall we play a game?】- 在这里加入流行文化元素一方面是想让气氛轻松一点,另一方面让大家明白我们想表达什么。- 像拍这种戏的时候,早上Jon Russo会跟演员讲戏,过程中导演发现有什么想加的内容,就来找我们(编剧)。我们就放下早饭给他写,一般有8-10个选择,效果最好的基本就是成品。


左拉讲出了复杂的阴谋,通过左拉我们想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传递给观众尽量多的讯息。同时这一段也是左拉在详细地告诉队长,他是怎么失败的。因为队长为了打败九头蛇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但最终九头蛇在他死后甚至发展得比以前更好。


队长是时代的产物。如果不熟悉漫画的人,听到队长可能觉得他就是个宣传用的符号。Stan Lee在1963年的漫画里复活了队长,所以漫画队长经历过嬉皮士、人权运动、水门事件,这些MCU的队长没经历过,他甚至都没经历9.11,他被直接带到现在的时代,他只看到结果,而不知道最终导致这种结果的过程。


One of the great things in the comics that we hope to replicate in the movies is his reaction is never the knee-jerk old man conservative reaction that you would think the man dressed in the American flag would have. Because what people forget is that he represents the spirit of America, not a party, not a government. He is never going to fall along a political line. He stands for an ideal. He stands for principles that are translatable across the board. What he is against in this film is subversion and subterfuge and lies. The line between freedom and fear. He questions the decisions. What we have given up to be secured. He didn't have the same slow descent into cynicism that we have over the last 40 years. He comes out of it with fresh eyes. 漫画里很棒的一点,也是我们想在电影里也表达出来的一点,就是Cap对待事物,永远不会是大家以为的穿星条旗的人会有的,那种保守老头子条件反射性的反应。因为人们经常忘记,美国队长代表的美国精神,不是某个政党某个政府。他永远不会配合政治。他代表的是理想,是放之四海皆可的原则。在这部电影里队长反对的是颠覆、阴谋和谎言,是自由和恐惧之间的那条线。他质疑某些决定,到底为了安全我们放弃了什么。我们在过去四十年间缓慢走向犬儒主义,队长则不同,他没有,所以他用全新的眼光看待这些事。


虽然说漫画世界里死个人不容易,你看Coulson也给救回来了,我们很喜欢Max,也想让他继续出现在MCU里,但大概没人能够从那种车祸里活下来。Sitwell is dead. 


[On the bridge] The hero is only as interesting as the villain. If the threat of the villain is not significant, then the hero is not significant. 【桥上】英雄的有趣程度取决于反派,如果反派不是很强大,那么英雄也不会强大。


A lot of this was sitting in a room thinking, what's the reality of a character like [winter soldier]. He would have every weapon in the book. He would be relentless. He doesn't lose. When he's sent to kill you, you are dead. The only one who can barely escape is Captain America. If Captain America is the world's greatest soldier, then he is the world's greatest assassin, the Winter Solider. 我们之前有过很多思考,到底该如何将冬兵塑造成真实的人物。他应该是带着所有知道名字的武器,他无情,他不会输。他被派去杀你的话,你就死定了。唯一一个勉强逃脱的人就是美国队长。美国队长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士兵,那冬日战士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杀手。


It's a doppelganger, right? These guys are equally as potent. Cap has a shield; he has a bionic arm. They are equally matched, which is what makes them... I even heard people say that they felt the Winter Solider appeared to be stronger than Cap, which is great. You want the audience to feel that your hero may not survive this. 【队长和冬兵】就像是彼此的分身。他们都有很强大的武器,队长有盾,冬兵有机械臂。他们能力相当,所以说……我甚至听到有人说感觉冬兵比美队还要强壮。其实挺好的,因为我们会希望观众有那种危机感,因为不知道主角能不能活到最后。


【译者说:某词根本翻不出那个感觉,来一段互动百科的解释,深得我心:“Doppelganger”在德语中的意思是“两人同行”,在这里是指隐藏在每个人心灵中的另一个看不见的自我。】


最早在剧本阶段,在前面有一段二战作战,本来是想在那里拍一段Cap VS 机关枪,后来整个二战的段落都被删去。就把Cap如何面对子弹放到了桥上那段。


队长和冬兵对打那段,导演狠狠夸了CE的替身,Sam Hargrave,说他跟Chris一样完美表现了美国队长,尤其是表现出了美队的好身手。


讨论这段打斗戏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很棒的一点是,冬兵可以不断拿出新武器,队长打掉他一把刀,他就马上抽出一把新的。


[The Winter Soldier] is a killing machine. He doesn't lose. He's got seven ways to kill you. And that's what makes him so threatening, it's that he's relentless when he attempts to murder you. 【冬日战士】就是个杀人机器。他从不输。有无数种方式可以杀了你。这就是为什么他非常可怕,他杀人从不迟疑。


- 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动作,小刀换手,他被盾挡了一下,把刀换到另一只手上。- 这里还是我们在电影里第一次看到超级士兵对上超级士兵。我们尽力把(打斗的)速度和强度都提起来。


同时这一幕还是Bucky现身的一幕。所有看过漫画的人都知道冬日战士到底是谁,但我们不能在电影一开始就让大家都知道,必须保持神秘感。在影片的第二幕结尾,Steve的世界瞬间崩塌,因为他发现自己本以为可以确信的唯一真实——他最好的朋友已死——甚至都不是真的。At the end of Act 2, the whole world is falling in on Steve to find out that the one thing he thought he knew, that his best friend was dead, was not even true.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比一般的超级英雄电影更情感化。我们一直在想,能发生在某个角色身上最坏的事什么样?然后我们发现在我们的主角(美队)身上,那就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本来以为他已经死了,但实际上他没死,还成了杀人机器。确定以后,基本的框架就有了,剩下的就是如何拍到这一步,之后该怎么继续拍。


One of our big pitches to Kevin the first time we met on the movie was that this is Star Wars. It's so rare that you have such an emotional connection between a hero and a villain, emotional stakes between the two of them. And it's even more tragic because it's your best friend and your BROTHER. Fathers and sons are notorious for their conflict. But best friends turned into mortal enemies is incredibly operatic conflict. 我们最开始跟凯文讨论这个电影的时候,这么跟他形容这个电影,就像是星球大战。在主角和反派之间存在类似这样的情感联系不多见,尤其是可以在两个人的情感上做文章。而(在美队身上)更悲剧的就是反派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的兄弟。父子闹矛盾现在是常见的情节,但最好的朋友最终变成你死我活的敌人,这确实是非常具有戏剧性的矛盾。 


到希尔姐姐救他们那里,导演(貌似是Anthony)自己吐槽说,接下来是第238次反转。


- 我们用这种小细节把M家电影都串在一起,而不用把每部电影都拍成复联。就好比本来Banner为自己做出来防止变Hulk的毒药,最后没能成功,却被Fury拿来用上了。- 我从小看漫画长大,就从来没觉得英雄是独立的,因为M家的所有的英雄都是在同一个世界,每个人都互相知道。


【银行保险库】我们不想就随便选个仓库来做存放冬日战士的地方,反正Hydra已经很厉害,连权力中心都能渗透,干嘛不找个银行来做存储地点呢?


【Pierce扇巴掌之后】这段里他对待Bucky的方式让人心碎。这也给大家个概念,过去七十年里Bucky都是怎么度过的。Just... wipe, kill, wipe, kill...


The hardest thing to do as an actor is act without a dialogue. Sebastian Stan did such an incredible job with this character, gave him so much life and complexity and texture without a lot of dialogue. You really see his wheel turning in this scene. He conveyed incredible menace just through movement for a good sixty minutes in the movie. And that is the hardest shot when acting. It is always very difficult to convey emotion without speaking. 对演员来说,最难的就是无言的演绎。Sebastian Stan演绎的冬兵非常出色,没有多少对话,但他让这个角色有了生命,更加立体,更加丰满。在这一段里(洗脑),你能看到他的心理活动。电影里有一整个小时,他只用动作就表现了威胁感。这是表演时候最难做到的。不说话传递感情一直非常困难。


【译者说:顺便说,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夸Seb的这两句,第一句是Anthony Russo说的,第二句是Joe Russo说的。A猛夸,J跟上,这种节奏。】


【巴基被洗脑】这里就像是星战第二部里Han Solo被折磨的那段,我记得我当时看到星战这段的时候才十一二岁,Han在背景里尖叫,这些人就这么转身就走,我当时觉得好可怕。这里我们的创新是把他(冬兵)的上衣脱掉。Our innovation was to remove his shirt.(其他人笑)We wanted the same effect where you feel the pain of this tortured soul. 但我们追求的效果(和星战里)是一样的,让大家直观感受到这可怜的人被折磨的伤痛。


【地下医院讲解如何阻止航天母舰】- 这个拍摄场地氛围特别好,是Cleveland一个污水处理厂。- 那会我穿的衣服现在全给扔了。- 是这样的,我们在找拍摄场地的时候是冬天,那会我们去那里,幽深黑暗,有点恐怖,挺好。结果拍摄的时候是大夏天。- 大热的天给那个场地增添了很棒的“味道”。- 我特别佩服演员,真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是怎么拍下来的。


【回忆杀】我们一直想拍个瘦小Steve的回忆镜头,就是不知道放哪里,商量了很久。这段想提醒观众他过去和Bucky是朋友,而现在他们则是敌人。同时也是给没看过美队1的观众解释一下,过去他们是好朋友。同时我们想带出一句有引发性的台词(哪句大家懂的),这句我们一开始就想好了,这段就是为了这句话。本来(回忆杀)这段是要放在Steve被捕以后,先看到这段回忆,然后是他在押送车上。(插一句,所以那段里有句Even when I had nothing, I had Bucky)但Kevin说还是放在这里吧。能够表现他与老朋友和新朋友之间不同的故事。(后面紧接着就是Sam来劝他)


让我们来说说队长的老制服和电影视觉相关的内容。在电影前半部分我们非常小心地抹去了颜色,都是为了这一步埋下的伏笔。当队长重新穿上他的老制服,他也同时找回了自己的原则。之前的潜行服,甚至神盾总部,我们都用的是灰色,冰蓝色等中性的色彩,这是为了对比,来体现这个组织和这个世界的制度性。队长的老制服是全片为数不多的亮色,是唯一的红色。


队长的战前演讲过去也不是放在这里,而是在战斗中间部分,他需要动员大家的时候。但我们想,像Steve Rogers这样光明磊落的人,他不搞偷袭,会直接宣告自己的意图。在美国队长的世界里没有偷偷摸摸。同时这也是分辨好人和坏人的方法,直接把创口贴给揭了,看谁逃跑。


【被Rumlow威胁的技术人员】也是Community的演员(导演数了半天他是哪集出现的)。这个小人物非常好地体现了神盾和九头蛇之间的区别,谁是神盾的人,谁是九头蛇。神盾里的好人被队长感召。但追随队长并非易事,有一定风险。这个小人物展现出了追随队长的勇气,同时他也因为这样做的代价而感到害怕。


之前提到加入叉骨身份的时候,说过,要想找好演员,比如Frank Grillo这样的,来演某个角色,那必须让角色更加立体。在说到神盾里Rumlow拿着枪威胁技术人员启动的时候,又夸Grillo叔,说他的表演能给这种戏带来应有的紧张感。


第三幕里Sam很活跃,因为我们不想把他塑造成队长的助手,而是他的同伴。我们保证他有足够的出场时间和作用,不能让人们觉得我们就是随便加上Falcon的。没有他的贡献,这次任务没法成功。


This is an interesting sequence. Again, the violence of this sequence is to illustrate the threat from this character. Right before he engages with Cap, you get to see again how vicious and unstoppable he is and how relentless he is. The hopes from a narrative standpoint are that you feel the danger coming for Captain America. Death comes for Captain America. 这段是为了体现【冬兵】到底是有多可怕。在他和队长对上以前,再提醒大家他到底有多凶猛,无情并且无法阻挡。从讲故事的角度来说,我们想让观众感觉到队长即将面临的危险。


整个电影都在讨论哲学问题,假如有十个人被判断是危险人物,是不是该杀?那如果一千个人又如何?一万个人该怎么办?一百万个人?到什么程度就不能继续?假如能给人做心理评测,那是不是就能判断是否危险?评测的标准又是什么,什么样才是危险?


We wanted Steve to have to go through his best friend in order to save the world. There were two moments we always drove towards: the reveal of Bucky and Bucky as the obstacle to the endgame. [...] It was nice that he meets him on the catwalk here the same way when he rescued him in the first movie, they had to meet the Red Skull on the catwalk. Steve必须要打败他最好的朋友才能拯救世界。在这部电影里,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一是我们发现冬兵就是Bucky,另一个就是Bucky是最终决战里要解决的障碍。【……】他们在天空母舰的窄道上相遇,就好像在美队1里Steve救了Bucky,然后他们在窄道上遇到了红骷髅。


之前总有人疑惑,为什么不直接绕过盾牌枪击队长。那是因为队长的盾没那么好绕过去。但这段最后就会看到,冬兵做到了,他直接打中队长的腹部。


Cap takes a pounding in the 3rd act. Again, it was really important to us 1) not only that he fights his best friend, but 2) his best friend beat the crap out of him. It took everything that Cap had to finish the mission. Cap is the one character that is always willing to die in order to see the mission through. Part of his heroism is that he is willing to put his personal motive secondary to the collective motive. His personal motive is to connect to Bucky, but first he had to stop Bucky. 在第三幕里队长被痛扁一顿。对我们来说很重要的是,第一,他必须和他最好的朋友战斗;第二,他最好的朋友要把他痛扁一顿。队长想要完成任务就必须付出所有。队长是那种宁死也要完成任务的人。他之所以是英雄的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把个人意愿放在集体意愿之后。他个人非常想要唤醒Bucky,但首先他必须完成任务,阻止Bucky。


最后两个人的打斗戏都是经过精心安排的。因为这是两个训练精良的士兵,还都是超级士兵,两个人的对决必然是残忍并且凶猛的,不会是花拳绣腿。Steve没多想就直接折断了Bucky的胳膊,就为了拿回硬盘。这也体现了打斗的凶残。


J:我们一直都说这部电影的成败都在队长和Bucky的最后那场戏。第三幕整体都是既成事实,毕竟这是个超级英雄电影。S:我觉得队长会赢。J:大家都期待他会赢。实际上重点应该是他能不能赢回Bucky,能不能拯救他的朋友。那场戏的悲剧是我们作为导演在第三幕最关注的。实际上这才是第三幕的真正高潮。S: 我们在桥上那段就开始逐渐引导走向:“我必须牺牲自己才能唤醒朋友”,所以“end of the line”的line就是从头就开始了。Sebastian演得特别棒,这句话震动了他。


【you are my mission】- 整个电影可以说都是为了这一分半。- 看他(队长)能不能驯化怪物。- 这里是Steve想要挽救自己的过去。- 是他仅剩的过去。It's the last thing he has left.


【Bucky狂揍Steve】这里代表着把所有情感都拉扯到极限。Bucky在持续击打Steve的脸,他要杀了Steve。【顺便说挨揍的是CE替身Sam Hargrave


【队长掉进河里】我们在商讨中就提到,不如把这里放慢,用比较诗意的方式来处理这一场戏。因为这里也是个转折,之后就转向更诗意的氛围。这里我们想让观众以为队长可能会死,那这可能就是Steve最后的时刻。实际上,如果不是有冬兵,这就是他生命的最后时刻。


导演说明显最后是留了未完的故事会在第三部里继续讲。我们能看到Bucky未来有可能的走向。最后导演自己也提到潘恩的summer soldier和winter soldier,说winter soldier才是真正的士兵,电影里Steve和Bucky都是winter soldier。Cap是真正的winter soldier,他会为了坚持原则,在最黑暗的冬天里战斗。


winter soldier具体渊源见这里:http://captaina.lofter.com/post/255199_1446b7c


从医院开始后面都是补拍的,到最后剪辑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度过AOU的剧本,知道未来要如何发展。


本来结尾的地方,Sam说完When do we start?以后,Steve还回了一句We just did.(在有些预告里能看到这句话),Bucky去看Smithsonian展览的部分是在片尾不是彩蛋,后来他们看过尾灯的彩蛋之后,说最好留点悬疑感,于是就截到Sam的问话,相当于就是对话的中间给截掉。


片尾title动画制作者Erin Sarofsky,就是非常漂亮的黑白剪影。网站:http://t.cn/RPNTtfR


最后Bucky到Smithsonian看展览的部分一直都是放在最后的,不管是在credit前还是后,这是给大家看看第三部可以期待什么。【不知是谁用很疼爱的语气说了句Look at Sebastian there……


所有都完了之后,这四个人很快乐地来了句Hail Hydra。


完。




艾玛终于搞完了。后半程开始太高能,一路在内心yooooooo着好累啊。我只选了我自己感兴趣的部分摘译出来,剩下还有很多很棒的内容,有能力的自己也去听听吧。

苦 (境遇颠倒au)

苦   

(Bucky和Steve的境遇反转)

一个关于Bucky撞上了冰山成为美国队长而Steve掉下火车成为冬日战士的故事。开头走队二线,有点长,已完结。

有些是我关于电影外的想象,所以可以说有些事既是发生在这里的Steve,有些是发生在我脑补的mcu的Bucky身上,反之亦然。

参考了一点漫画版Bucky的性格设定,所以会有脏*话。

 

(一)

 该死!Bucky脑内闪过无数骂人的片段,又有人要死在他面前了,Fury刚在他眼前倒下,像说遗言一样地说什么不要相信任何人。

 

Bucky用尽全力地奔跑着,撞坏了看得到的任何一个障碍物,从一栋楼跳到另一栋楼,追到了天台,终于看到敌人的背影。Bucky使尽全力将盾牌向前扔去,对方像是感应到了一般猛得回头一手抓住盾牌,像在蓄力一般迟疑了几个瞬间,面具遮盖了可能有的任何表情,然后杀手直直将盾牌向他扔回。

 

Bucky用金属手臂接住了盾牌,金属与盾牌边缘碰撞的声音异常尖锐。他没有机会再出手一次,对方已经跳下了天台。

 

医生已经宣布了Fury的死亡,Bucky不安地看着地面,右手紧紧包裹着并按压左手的手指,心想着,能够接住他的盾牌的人寥寥可数,对手肯定是个经过改造的战士。

 

真搞笑,我还以为世上会把扔盾牌当攻击的只有我和Steve了。

不行,不能想到这个人,Bucky迅速停止了蔓延的思绪,决定先干正事。

 

Bucky非常确定会再见到这个杀手,也许是在他们迁入母舰之后的最后关头,也许是在去的路上,他、Sam和Natasha已经上了神盾局的黑名单,一场硬仗一定会到来。

 

然后他就看着对面一辆越野车不断变道,穿越过逆行的车流,正面朝他们驶过来,车前盖上还站着那个一身黑的杀手,车里的人探出身子向他们射击。Sam一个急转弯掉头正要加速,Bucky大喊:“他们肯定会炸了这辆车的!快跳车!”

 

在他们刚跳出车门的下一秒,车子轰的一声颠转过来向前翻去,热浪和爆炸波一起袭来,Bucky被冲到了桥柱上,巨大的撞击让他头昏了一会,然后对面的杀手迅速往这边开枪,他的助手们也端起了冲锋枪朝这三人扫射。

 

Sam和Natasha借助停驻的车辆闪躲并时不时开枪回击。另一边的Bucky拿起盾牌挡子弹,同时试图一步步逼近杀手。对方识别了他的意图,在持续射击中反而加快向他走去。

 

杀手在停止射击的瞬间一脚踹向了他的盾牌,一直被Bucky紧抓着防守的盾牌带着Bucky侧身倒在地上,杀手再一脚踹向了他的腹部,然后掐着Bucky的脖子将他拎起来。Bucky迅速用膝盖撞向对方的手臂,趁对方松手之际用金属手臂握住对方的肩膀,另一只手抓起对方的大臂向背部靠去,试图废掉对方一条胳膊。对方则顺着他的力道把两只手扣到了Bucky的腰腹处,将Bucky从整个举起越过自己的头顶往前方甩去。Bucky在被举起来的时候正准备握住对方的脖子开始新一轮袭击,被扔出去的时候手也没有松力,但还是被对方甩开了。

 

Bucky狠狠扔掉自己手里的面罩,正准备冲过去发起新一轮攻击。

 

然后他怔住了,愣了一会,甚至不自觉地前走了几步,接着毫无犹豫地开了口。

“Steve!”

 

“Who is Steve?”对方的目光不见一丝闪烁,然后毫不犹豫地再度举枪射击。

 

又一个榴弹炮袭来,不过这是Natasha的,在尘土弥漫的几秒后Steve消失了。

 

Bucky再见到Fury的时候更多的是愤怒,他不信神盾什么都不知道,冬兵的出现已经几十年了,他不信神盾会对此一无所知,尤其是在Steve的头像曾经贴满大街的情况下,甚至有理由怀疑自己当美国队长的原因有一部分就是因为自己是最了解也最可能对抗冬兵的人。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Bucky向来不是一个时刻保持冷静的人,哪怕现在Fury一身伤地躺在他眼前都无法让他抑制住自己打人的冲动。

 

“你醒来的时间还不够久,这期间冬兵也没有造成过威胁,我只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告诉你。”Fury想的很简单,按照Bucky一激动就不听命令的习惯,一旦告诉他Bucky一定会不管顾地去找寻曾经的美国队长,这样现任的美国队长就不能发挥他保家卫国的能力了。Fury是这样劝自己的,哪怕两个美国队长纪念馆都在强调他们彼此之间的友谊,但是,为了大局。

 

“所以你就任由Steve留在那里遭受他们的虐待?你就这样对待一位优秀的爱国士兵的?”Bucky恶狠狠地调高了自己的声调和音量。

 

Natasha叹了一口气,将手抚上他的肩头,说:“Hey,Bucky,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但是现在任务第一,而且往好处想,你一定能在母舰上见到他的对吧?”虽然他是来坏我们计划的。

 

Bucky的脸色不见任何缓和,仍是目次欲裂地盯着“Fury,这笔账我一定会和你算,我发誓。”他把Natasha的手从肩膀拿下,然后扭头离开,走到门口才补上一句“出发时通知我。”

 

Bucky坐在桥的栏杆上,荡着自己的腿,目视前方。Sam从另一边走过来,边走边说:

“Bucky cap,你知道吗,你们两一直都是我童年读物的一份子,我以为见到一个已经可以让我吹一辈子了。”

 

Bucky长叹了一口气,试图扯动自己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那你肯定不知道,我们两以前老吵架。”

 

Sam露出惊讶的神色,“真的吗?书里都说他有礼貌还很宽厚。”

 

“是啊,但都是对别人,”Bucky转瞬露出一个有点落寞的眼神,“我一直劝他不要参军,劝他不要打架,劝他多去接受别人的好意,结果你知道了,他一句都没听过。”

 

Bucky继续絮絮叨叨地说下去:“真的,那时候我老想打死他算了,总比战场上死无全尸的要好,天啊,其实我那时候觉得他在去战场的路上就会因为什么病复发而死掉。”

 

然后又露出一个有点狡黠的、属于战争前的Barnes的笑容,“不过我们从来吵不久,他见不得我难过的样子。”

 

Sam点点头,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说:“但是cap,我还是希望你知道他不是那个美国队长了。”

 

Bucky沉默了很久,没有再说话。

 

Steve,他从来都只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

 

 

 

 

 

 

 

Bucky刚登上第三艘定位母舰,就感受到了一阵凉意从自己的金属手臂一路袭上自己的左胸。Steve在这里。Bucky没有开战的打算,但他知道他不得不这样做。

Steve站在廊桥的另一侧,用空洞的眼神望着他。

 

该死!九头蛇就不能给他戴上面罩吗?这样我不是更下不去手了。

 

Bucky尝试绕着Steve走,同时一直盯着Steve,半晌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嘿,Steve,你打我还想杀我,我一点都不介意。但是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了,我真的有点介意”

 

见对方没有马上动手的打算,Bucky内心掀起了一阵喜悦,Steve可能记得我!

 

于是他接着说下去,“以前别人打你一下都会被我揍一顿,现在我要是再打你可能会后悔地剁掉一只手,呃,我是说右边这只。”

 

“所以,Steve,求你了。”Bucky低下了头,将目光放至周围,他不敢看Steve的表情。

 

然后可怖的足音响起,Bucky只好迅速举起了盾挡住这致命的一拳。Bucky确定自己用盾可能还没Steve用得好,哪怕Steve已经很久没用过了。

 

Bucky生生承受了一拳,将左手伸向了Steve的同时,用右手把盾抛出了母舰。

 

然后后退几步,把刚刚摸来的弹匣也往外扔出去,“抱歉,Steve,扔的东西其实都是你的,我保证我会捡回来的。”接着从自己的腰腹处抽出来刀,“你用枪我用刀不过分吧?”

 

Steve没有再给他多说一句话的时间就再度开枪,Bucky只能不断躲闪,等Steve停下了射击,Bucky便猛得扑到Steve的身上。两人再度扭打在一起。

 

Bucky知道自己打不赢Steve,自己注射的血清劣质太多,而且Steve应该也接受过九头蛇的不少训练,而且想到这个就来气,Bucky气得再狠揍了Steve一拳。Steve把两人位置再度颠倒,一只腿紧压着bucky的机械手臂,一只手卡住他的肩膀,同时一次又一次击打Bucky的头部。

 

现在两个人已经处在母舰的边缘,随时都能掉下去。突然一声尖锐的噪音传来,双方都以为是对方的增援到了,然后两个人才发现是Bucky早就被打落的通讯器发出的声音,通讯器出了一点故障,声音增大了非常多倍。

 

在那尖锐声后Steve就继续了自己的攻击,Bucky举起手阻挡着,同时用脚去勾Steve的另一条腿以反压制对方。

 

然后通讯器那边传来Hill的声音:“Bucky,你搞定了吗!”

 

察觉到对方停滞了一瞬,Bucky立刻起身按倒了Steve,死死地掐着对方的脖子。然后听到对方从喉咙中漏出了一声。

 

“Bucky?”

 

草你的rogers!听到我的名字才有反应!我叫了你那么多次Steve!

 

Bucky掐着Steve的脖子举了起来,然后缓缓地送了手,向后退了一两步,留出一点距离。

 

“你记得我?”Bucky不敢放松,只是试探性地问了一问。

 

“不”Steve面露凶光,再朝他跑过去。

 

然而两人位置和形势早已逆转,Bucky也冲过去,但没有朝Steve挥拳,他抬腿发力,把Steve踹下了母舰。

 

Bucky没有听到每晚侵袭他的那句,拉长的、凄厉的,“不——”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去死,Bucky一边心乱如麻一边跑回中枢,两只手都在不停地抖动,他用左手按住右手试图准确对准卡槽插入芯片,却发现这样只是抖得更厉害。

 

尝试了非常多次以后,他终于解决了,然后找回了通讯器报告了情况,并让他们现在就开火。

 

然后Bucky纵身一跃,跳向了Steve。

 

 

 

 

 

 

 

(二)

 没有找到,Bucky不知道该一口气还是该紧张。

 

他一方面安慰自己Steve以前跳机不带降落伞这次就更不会死了,而且尸体找不到才是最好的;另一方面他不停地责怪自己下手太重了剁一只手都不够还的,而且还害Steve又掉下去了。

 

这次又是自己的错,我做错太多了。

Steve,求你让我找到你,求你偿还吧。

 

洞察计划破灭了,Natasha上传了所有神盾局的资料,虽然是加密的,但是破解出来只是时间问题,Bucky隐隐感觉到不详,可他不愿意去想接下来可能的结果。

 

现在Bucky彻底脱离了神盾局,但他的事情反而多起来了,一方面是要不断地寻找Steve,另一方面是杀光九头蛇。

 

Bucky和Fury彻底闹僵。要打听前美国队长的消息本身并不难,难的是怎么解释这件事。Bucky找到了Tony,当初Fury让他继任美国队长的时候就是Tony一直在他身边推波助澜,现在他也找不到更好的人来解释这些来龙去脉。也许Tony可以听他解释,毕竟他是Howard的儿子。

 

“Wow,你是说以前那个我爸提了几千次的小子还活着?太好了!我一定要让他看看我今天的成就!”

 

“Tony,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也许,Bucky心里这样想着,“总之你能帮我找找他吗,就黑黑摄像头,人像识别什么的。”

 

“Hey,别说的这么简单好吗!这违法!”Tony不满地挑了挑眉。

 

“别说的好像你在乎一样好吧,而且以后我都不会和你抢妞了!”

 

“别说的好像抢得过一样好吧!”

 

“那就拜托你啦,我回去养伤了。”

 

Bucky想给对方一个拥抱表示感谢,然后得到了意料当中的后退。

 

“不用了!既然你都求我了。”Tony看了看Bucky还有些渗血的下颔。

 

Bucky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转身离去。

 

Bucky待在自己的新租的屋子里,毕竟神盾覆灭了,之前的公寓也没法住了,找Steve找了快两周了,该死,时间一长Steve一定会想方设法离开美国,或许还会回哪个九头蛇基地里,而如果Steve出境,那找到他的难度就会更上一重。

 

Bucky这段时间把所有他们上战场前曾去过的地方都走了一遍,大部分时候都不住在公寓而是在公园的走廊或者什么隧道凑合一夜,除了极少的睡眠外他没有休息过,连食物都没有坐下吃过,他只是不停地走、不停地走,他停不下来。

 

但奇怪的是,他觉得自己比之前要更有力量,刚醒来那会一片茫然,唯一熟悉的是陪他一起冻入冰原的Steve的盾。

 

他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在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自己体内也有一种血清,虽然比Steve的差很多,但也能让他拥有高于常人的感觉和力量。那时候恰逢一些危机,他拿着Steve的盾帮了一些忙,这不算什么,Steve的话也会这样做的,他还会做的更好。接着被Fury招募,被舆论认为是新的美国队长,他的历史馆就建在Steve的纪念馆旁边。这一切都看起来很好,人们盛赞他是不输于Steve的超级英雄,他的生活过的有规律而且健康,战争不像以往一般频繁,新世纪的姑娘们开放又可爱。

 

Bucky总觉得自己重活了一辈子。

 

尽管伴随着逃脱不掉的梦魇,Bucky并不介意想起Steve,况且新时代的人们老是连起来一起讨论,虽然想起他让他的效率降低不少、思绪也更加混乱,但是那样让他觉得更合适。

是的,合适。

 

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和新时代格格不入,但是有什么不对劲。

 

因为有一个曾经贯穿他一辈子的人不再陪伴他的下一辈子了。

 

本以为接下来的这一生他会怀揣着内疚苟延残喘下去,但是上帝让他仿佛一个垂垂老矣的人回光返照般得到了一点甜头,尽管这伴随着更大的内疚。

 

Steve,等我找到你,我们的苦日子就到头了。

 

 

 

 

 

 

 

大概过了两个月,Bucky接到Tony的对话,彼时距离他上次见到Steve已经过了一个月了,电话那头的Tony带着懒洋洋的腔调,说:“Hi,Bucky cap,你说你前任是不是出境了啊?”

 

“你这句话表述有误,以及他应该没那么快走。”Bucky强忍着冲去揍钢铁侠头盔的冲动。

 

“为什么这么说?”

 

想到九头蛇档案里储存的资料,Bucky握紧了拳头,低下声说,“因为他身体不行,而且假身份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Bucky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决定搪塞一下Tony的疑问。”

 

“我问的是上一句,算了,不逗你了,其实是我们发现了他的踪迹。”

 

“什么?在哪!什么时候?”Bucky惊讶地出声,然后发现因为自己过大的音量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注目,Bucky急忙掩着脸往花丛那边走去。

 

“就在你的纪念馆,而且就是昨天,要我说,他的胡子真的太多了,太多了!不然早就发现了,非得我升级了这么多次系统才……”Bucky匆匆打断了Tony的话,“谢谢你,Tony,我欠你的,我永远是你的朋友。”

 

“我又不……”Bucky挂断了电话,往家跑去。

 

过了一会收到了Tony的邮件,邮件有三分之二都是骂他的废话,剩下的则好像是其他人补充的,提到前美国队长的目前居住范围。

 

谢谢,Tony。Bucky花了半秒检讨了一下自己对Tony的态度,然后开始深呼吸,感觉自己眼眶发热,好像曾经怎么等也等不来的晨曦要来了。

 

 

 

 

 

 

 

找到Steve并不容易,尤其是在一片大部分房屋都没有窗户、有窗户还会封起来的区域,Bucky不可能一个个敲门过去问,那样一定会惊动Steve。住这边确实是个好选择,闹市、居民密度高,人流杂乱,而且,离布鲁克林很近。

 

Bucky选择一户户地偷溜进去,幸好这附近的门锁对于他而言都难度不大,天台的高度也不高。Bucky不眠不休地勘察到了第三天。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连月色也没有,Bucky不得以咬着手电筒偷摸着上了一层楼梯,当他看见门口有一块红砖时,这并不突兀,在这附近砖瓦房不少,像几十年前一样,许多人会捡砖头回家垫东西。Steve就会在这下面藏钥匙,反正那时候他家也没什么能偷的。

 

但Bucky的心跳还是加快了不少,像是下一秒就会因为心跳过快而血管炸裂一般。

 

他强忍着心脏被揉捏的疼痛,凑过去十分缓慢地捡起了那块砖,砖下面什么也没有。

Bucky心里长吁了一口气,然后被巨大的失落感裹挟了起来。

 

 

 

 

 

 

 

“你真的觉得我还会那么傻吗?”

身后传来这样的话语。

 

Bucky难以置信地转过头去,眼中是不加掩饰的惊讶和狂喜。

 

眼前的男人脸上写满了疲惫,头发比上次见长了许多,眉毛紧皱在一起,眼睛盯着地板,胡子也确实像一团毛球一样粘在他的下巴上,他穿着一身普通的着装,牛仔夹克下是黑色的T恤,还有一条黑色的运动裤。

 

这一切无损Bucky此刻涨疼的眼眶和脑袋,他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

 

“进来吧。”说完这话的男人并没有马上进屋,反而走了出来,示意Bucky先进去。

 

Bucky感觉自己现在就像行尸走肉一般失去了任何对外界的感知,他努力找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然后走进了这个小小的屋子。

 

房间和他的想象无差,只有一个非常微弱的小灯泡在亮。

 

有一个小小的料理台和厕所,还有一张床,但床上的是睡袋,至少还有床。然后就是笔记本,房间里没有什么杂物,确实来讲它介于一种既像有人居住又像从来没人住过一样的微妙地带,因为没有储物柜、没有毛巾,料理台也只有几个碗而已,最多的是笔记本。

 

都是笔记本,Bucky并没有真的去数,但扫视一眼大概有七八本的样子。

 

在看完几圈后Bucky稍微平静了一些,也许吧,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开始思考自己坐下会不会让Steve没那么紧张,毕竟自己差点把他杀了,但是他又不知道能坐哪。他越想疑问越多,然后决定回归本真,问了一个问题:“你记得我?”

 

“你是Bucky。”对方并没有什么迟疑地回答。

 

听到对方回答的bucky感觉心跳的更快了,但感觉这次也许先炸的会是大脑,然后他再小心翼翼、一个字一个字地问“你都想起来了?”

 

谢天谢地,我以为你活着就足够让我去亲吻所有人的脚丫子了。

 

Bucky的记忆中自己哭泣的次数屈指可数,上一次也还是因为Steve,但此刻他真的觉得自己几欲落泪。喉咙开始哽咽,鼻子开始堵塞,眼圈也肯定发红了。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把刚才那句话说出口了。

 

因为Steve说:“不要乱亲别人的脚丫子。”

 

这一下Bucky整个人处在又哭又笑的状态。

 

Steve又补充了一句:“我也想起了一部分。”

 

对此,Bucky心里有太多的疑问,有太多的感情想抒发,但他知道这不是时候。Bucky向前迈了一步,他能感觉到Steve因为他的靠近而僵直了身体,他在努力控制自己不后退或者撞上去。这样就很好了,Bucky欣慰地想,然后说:“我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你知道吗?”

 

Bucky没有用你记得吗这样的疑问,他只是希望Steve知道这件事。

 

这仿佛也确实安慰到了一点Steve,因为对方的身形有明显的放松。

 

他听到Steve说:“我知道的,Buck.”

 

“那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吗?”害怕对方不答应,Bucky又匆匆接着说,“我想照顾你,就像以前一样。”

 

“好,因为我没法一个人熬过去了。”

I can’t get by on my own.

 

Steve终于把视线投向了Bucky,Bucky才看清那双蓝眼睛里起的水雾,是驱散不了的绝望。

 

 

 

 

 

 

 

 

(三)

Bucky带Steve先回了自己家,现在最大的危机主要是一来不知道九头蛇还有多少余党,他们会不会想来回收冬日战士这个兵器,二来是Steve的脸可能还有一定的辨识度,虽然他的漫画形象更有名一些,但也不排除被当街认出的可能性,这肯定会造成各种混乱,三来是政府那边。

该死的,洞察计划过后Bucky就不再相信那些什么鬼官员的话了,嘴上大义凛然,本质上就是只为自己的利益做考量。冬兵计划,Bucky已经知道了个大概,虽然每看一个字他都觉得心如刀绞,但他现在更担心的是Steve。

Bucky确定内疚能杀死Steve。

 

秉持着混乱的头脑,Bucky把Steve载回了家,一路上打电话给人寻找更安全隐蔽的房子。到了以后,Bucky绕过去给想给Steve开门,但是Steve自己打开门下来了。

Bucky想扶着Steve的肩膀,但他不确定他能不能接受,想来想去还是作罢。他就算想起来了以前的一些事情,但是七十年注定改变了他许多,比如习惯、比如生活方式。

 

Steve走在他的前头,Bucky看着他宽阔而熟悉的背脊,微微下垂的肩膀,发现自己心上除了疼痛,还多了酸涩。

Steve闪开身子让Bucky掏钥匙开了门。

 

 

这是一个简单的两室一厅小套房,Bucky自己都没住过几次,他也没敢幻想过这一天。

“Steve,你可以随意坐下,你饿了吗?”

 

Bucky看着Steve坐在了客厅沙发的一侧,然后微微点头,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侧,轮廓稍微有些模糊了起来。Bucky又开始眼眶酸涩,该死,自己怎么因为他愿意坐下就觉得感动。

 

“一小碗流食就可以。”在Bucky转身走向厨房的时候,Steve又多说了一句话。

 

Bucky努力舒展自己的脸庞,不让自己显得情绪太过明显,说:“好的,我给你放点音乐听好吗?”他想让Steve尽可能放松一些。

 

 

播放器还是从旧家里搬过来的,一打开,放着的还是上次的那首。

 

It’s been a long long time

You’ll never know how many dreams I dream about you

Or just how empty they all seem without you

So kiss me once then kiss me twice then kiss me once again

It’s been a long long time

 

伴着小调,Bucky进屋开始熬汤,他熬得很稀,因为他只知道冬兵只执行短期任务,一周内结束那种,这样的话九头蛇会让Steve吃正常的食物的可能性很低,毕竟他一直被当做物品。

物品,Bucky想着想着就开始喉咙发痒,以前还在布鲁克林的时候,他就不明白为什么大家眼里都看不见Steve的好,总有人无视他、或者欺负他,他热爱国家、充满正义感、待人真诚、对别人好到甚至能够牺牲自我的程度,为什么总有人看不见他那么好呢。

Bucky曾以为血清将成为一个转折点,Steve周围愿意跟随他的伙伴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了漂亮的舞伴。Bucky承诺过会永远陪伴着他,所以Steve需要他照看后方的时候他就当一名狙击手,需要他一同深入敌后的时候他就拿着枪护在他周围。

可是为什么总有人在不断地伤害他,为什么总有人伤害他心爱的Steve?甚至当他因为Steve的难关已经越过了的时候,命运却又给他追加了更多苦难。

不,我有错,Bucky知道的。

Steve掉下火车是他没有拉住他,是他的错。

Steve掉下火车后是他放弃了去找他,是他的错。

Steve成为冬兵后是他没有马上去找他,是他的错。

 

Bucky感觉自己快被内疚淹没了。而更糟的是,他知道Steve也是。

 

在汤第二次沸腾的时候,Bucky关掉了火,捞出了所有底料,想着自己的泪水有没有掉进汤里,会不会害得这汤变咸。然后他再将汤水倒入一个碗中,再把碗放进冷水池里放凉。Bucky草草收拾了一下,就用左手端着碗拿出去了。

 

Steve靠在沙发的角落里,双脚紧并在一起,姿势算不上放松,看到Bucky走过来以后又迅速闪开了目光。Bucky把汤放在他面前,递给了他一个勺子。

 

Steve伸手抓住了勺子的底端,然后看了一眼汤,再把手改成握着勺柄,端起了汤,一口一口,始终保持着相同的速度。

 

Bucky开始觉得自己能在Steve面前忍住情绪不崩盘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

 

汤见底后,Steve说:“你的手。”

 

Bucky没想到Steve会问这个,他已经习惯用这只手做很多事情了,尽管脊柱疼痛还是大问题。

“其实在你离开我之后,我就撞进冰山。”Steve打断了他的话,说:“我知道,我去过纪念馆了,我是问你的手。”

Bucky没想到会被打断,只是接着说:“救援队救我的时候就发现,血不知道为什么流不到左手,只好截肢了,然后Tony帮我配了一只机械手,挺好用的。我还花了很长时间说服Tony不要在我的隔壁上印Stark的字。”

“疼不疼?”

 

Bucky一下觉得自己好像撞上了最柔软的沙发垫,他甚至下意识地往前倾去,将头探向Steve一直低垂的视线去。“一点也不疼。”他听见自己说。

 

Steve没有后仰,甚至抬高了一点视线,将自己映入对方的眼帘之中。

“Tony?”

“Tony Stark,他爸是Howrd,我们以前的朋友。”Bucky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Steve,仿佛希望他能想起什么一般。

 

Steve摇了摇头,说:“这个人我不记得了。”言毕又胆战心惊地看向了Bucky,害怕看到这个人有一丝难过,他实在太害怕他难过了。

 

但是没有,Bucky的眼神依然闪亮,这好像是一种珍惜的眼神。

 

“我知道你很累了,我的床很干净,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去那睡,床是有被子和床单的。”虽然Bucky真的很想抱着Steve宣泄一下自己的情绪,或者让Steve多说些什么,但是不可能的,Steve这些天一定没怎么睡过,他又要把自己藏起来,同时躲着我,因为我该死的踹他下去了,而且重新像人一样生活得有多难,还要重新拾起自己破碎的记忆,甚至是那些该死的九头蛇折磨他的记忆、九头蛇命令他杀人的记忆。

 

Bucky曾想过找回Steve的那天一定会是他人生中睡得最好的一天,然而事实是他全无睡意,欣喜和痛苦同时冲刷着他,他甚至想在床头盯着Steve盯上三天三夜。

 

Steve起身,走向Bucky指着的房间,然后说:“你可以看我的背包,我有做一些笔记,我希望你能帮我想起我该记住的东西,越快越好。”

 

Bucky想说这些不着急,他确实不太希望这发生的太快,这可能会同时摧毁两个人。但是Steve太少对他提出希望的话语了,他做不到拒绝。

 

听到Steve上床的声音后,Bucky去把刚才Steve放在门旁边的背包拿过来。背包有点大,比Bucky想象的轻,Bucky打开背包以后发现,里面只装着刚才Steve收起来的七本笔记本。

 

只装着这些。Bucky有点疑惑,他本来以为会是藏着的枪械什么的,也可能是钱或者证件。然后他就想明白了,逃亡的话钱怎样都是不够的,证件也是肯定要换的,真正的亡命之徒都是只拿着武器离开的。

 

Steve只有几本笔记本,Bucky坐回了沙发,调暗了一点灯光,Steve没有关门,或许他习惯了一眼看清整个房子。

Bucky很快理清了几本本子的顺序,本子并不全是用英文写的,但都是按照时间顺序来的,所幸数字还是一样的。这些是Steve每天都写下了自己想起的部分。

 

 

 

 

 

 

 

Bucky找到了第一天。

 

Bucky以为这一天应该是描述一下任务失败后的状态和当天的生活,就在Bucky反复深呼吸,劝自己要看下去之后,发现并不是,Steve写下的是身体状况。

他确切地写下了自己喝水的间隔时间以及喝水的量。

接着是准确的排泄时间

窒息时长。

前额能承受的最大力度。

每根骨头的复原时长。

 

Bucky猛得合上本子,担心了一下有没有吵到Steve。

我怎么可能看得下去?Bucky忧虑地开始在心里反而走来走去,甚至感觉到了曾经笼罩他的自毁倾向。

 

这些鬼东西,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这次他一定要说服Steve,一定要。

Bucky跳过了第一天,开始随意地翻阅,试图寻找一些更愉快的回忆,他不想明早还是哭丧着一张脸地面对Steve。

 

 

 

这往后的几天,Steve终于开始提到Bucky。

他直接写了Bucky这个名字。

 

但是他写的不是回忆,仍是在九头蛇的日子。

 

 

“好了,我们开始检查一下洗脑的彻底性。”

屏幕上闪过了一张又一张照片。

“等一下,上一张,刚才他突然心率上升了。”

“这张,我看一下啊,是咆哮突击队的Bucky.Barnes,应该是他从小到大的朋友。”

台上的人突然起身,挣脱了左手的手铐,狠狠抓住旁边的人问:“谁是Bucky?”然而他的疑问被淹没在枪声之中,在围攻之下再次倒下。

 

 

“好了,这次仪器升级了,好好检查。”

“这次可以直接点了。”

“对,喂,这个人你认识吗?”

没有反应。

“很好,那Bucky这个名字呢?”

台上的人再度握紧了拳头,问:“谁是Bucky?”旁边的研究员吓得赶忙后退,差点撞上身后的仪器。

“不行,这样他根本不能被使用,状况太不稳定了。”

“或许我们得换个方法。”

 

 

“你是不是还以为你咆哮突击队的人会来救你,那个Bucky?”研究员问,然后得到意料之中的问题“谁是Bucky?”。

“他早就死了。”然后他们眼中未来的完美武器就愣在那里。第一次发现武器有其他反应的研究员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而大喜过望。

 

 

Bucky合上了本子。不知不觉之中这几页纸都被浸湿了。

 

 

Bucky匆匆擦去水珠,将页面再度展开放至一旁。

他又等不到黎明了。

 

 

 

 

 

 

 

(四)

 “早上好,Steve。”

Steve起床以后看到Bucky倚在门框边朝他笑,他应该在那站很久了,才会在自己一起身的时候就发现了。昨晚自己睡得很好,如果一晚上基本没变过动作是睡得好点的标准的话。

 

Bucky害怕Steve起来周围没有人陪着,或者忘了自己来到我家了。但看起来Steve神情很自然,甚至还轻微点了点头。

 

“我煮了汤,快过来。”

 

Bucky看着对方依旧匀速地喝着汤,想着自己一定要提起干劲,今天是最重要的一天。

 

“Bucky.”

“嗯?怎么了?”

“你不用一直盯着我看的,你太紧张了。”

 

Bucky忍不住笑了,“好的好的,你以前生病后的第一餐饭我也总是这样看着你吃,那时候你也这么说。”

毕竟都像是失而复得。

 

“你看过我写的笔记了吗?”Steve喝完了汤,眼神直接地望着他。

 

Bucky知道今天一定会发生些什么,但他也说不清是好是坏,他非常害怕Steve突然决定离开,或者更糟的决定自*杀。Bucky知道Steve并不是一个会这样逃避的男人,但是如果换成他的话他可能根本承受不来这样的重压,来自自己逐渐恢复的道德所带来的压力。

 

“Steve,从今天开始,过去的一切都不再和你挂钩了你知道吗?你可以开始新的人生了,甚至你也可以忘掉布鲁克林的那段时光,我会陪着你开始新生活的。”

Bucky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失言了,他已经决定不再问关于他的记忆方面的问题,但他太急于想要让Steve抛弃过去的一切枷锁了,他甚至不敢说一句这不是你的错来提醒对方犯下的错误;可是Steve不是这样的人,Bucky说这话纯粹是出于自己美好的期望,太自私了。

 

果然Steve摇了摇头,说:“我确实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自己,但不会是这一种。”

 

Bucky心更凉了半截,他确定知道自*杀一定是Steve的备选项之一。他更害怕Steve的固执,当初自己就说不赢他,这个人宁愿违法都非要去当兵,还有什么能够劝阻他的。

 

他决定孤注一掷。

 

Bucky站起来,但是没有走向餐桌另一侧的Steve,而是站着笔直,双手插进了外套的口袋里,露出了他每次在Steve失魂落魄时就会用上的最灿烂的笑容。

 

“Steve,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起来,但是,我一直爱你。”

 

确认眼前的人没有露出不安的神色,只是有点惊讶而已,Bucky接着说,“这可是一件持续时间比我的七十年冬眠还长的事。毕竟我睡觉的时候也依然爱你。”

 

Steve很快意会了Bucky现在突然说这些的意图,他是想告诉自己还有人爱他,他不能一走了之。

所以Steve只回答了:“我不会走的。”

 

这就是Bucky最想要的答复了,他从来没有奢望过Steve给他同样正面的回应,他一直爱他,他不把这个归结为爱情,也不归结为友情,他只是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来修饰这些。Bucky一直视Steve为某方面的唯一。也许是在布鲁克林的小巷,也许是在科尼岛,也许是在医院的病床前,他醒悟得很早,也很明白该如何处理这一切。那时候他盲目地相信着这个小个子总有一天会发光发热,只要他好好活着。

那个时候的我就只希望他好好活着了。

 

Bucky凑过去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察觉到怀中的人并没有自己想象的僵硬的时候还松了一口气。

 

“那我先洗个碗,很快!”Bucky收起了两人面前的碗,走到了厨房。现在不是念及这些的时候,我要尽快帮助他重回正常人的生活,不然这点东西根本不够他吃的,他很快就会垮的。

 

Bucky拿出了葡萄糖,开始絮絮叨叨地嘱咐Steve,可以喝汤和葡萄糖水,两小时就要吃一定的量,然后Bucky突然停住了,他担心自己的措辞太强硬了。

 

“知道了,你刚才的样子也像极了从前。”Steve露出了一个毫无芥蒂的开怀的笑容,Bucky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客厅,各占据沙发的一边。

 

“Bucky.”

还是Steve先开口说的话,Bucky现在每说一句话都会担心得要死。

 

“Pal,你知道我们不一定得谈谈的对吧,我们可以就像两个现代人一样聊聊天、看看电视什么的。”

“好吧,如你所愿。”

 

Bucky全身瞬间放松下来,他光着脚跑进房间抱出了一大堆CD,“这些都是别人介绍给我的,我一直想看但基本没什么时间,不如你陪我?或者看看电视也行,我觉得情景喜剧发展的还挺不错的。”

 

“都行,你喜欢就好。”

 

“那我们就同时干这两样。”

这话倒是换得Steve惊讶了一下,只看见Bucky又光着脚跑去另一个房间把笔记本电脑抱了出来,插入碟片,一边打开文件夹一边说:“我们就先看电影,电影有什么无聊的部分我们就看会电视,有意思的时候我们再回来。”

然后他听到Steve压着笑意的声音。

“Buck,你以前看电影也是,一觉得无聊就开始和我说话,被我要求安静了以后就趴在我腿上睡觉,”末了还补上一句,“特别重。”

 

Bucky怎么会忘记这些,那时候Steve会把手放在他的背上,可能是因为实在没哪里可以放了,而且Steve的小身板也根本推不开他,有时还会一下一下地抚摸他的背脊。

 

“所以我发明了现在的电影观看法啊!”Bucky反而骄傲了起来。

 

那一天,按照Bucky挑选的没有死人、没有失忆、没有科幻、没有恐怖、没有复杂的社会因素的影片目录,他们看了很多文艺片,哦,还有几部印度片,Bucky总是无聊得不行,然后抬头开始看电视,哪怕是哪些没什么逻辑的广告节目也能逗得他发笑;而Steve倒总是能认真看下去,还会在Bucky笑得喘不上气的时候像以前一样抚摸他的背脊。

他们甚至边看电视边吃饭,还点评一下角色的行为,并间接伴随对自己的反思。

 

比方说Steve会突然对当年Bucky为女孩子乱花钱的事情表示谅解,Bucky也会突然承认在小酒馆里自己的心情并不太好。

 

这有点像过去的日子,那时候Bucky就会在Steve遭遇一些破事的时候主动和他待在一起,并不是陪他板起脸一起悲伤,而是说一些有趣的话来逗他开心或者是转移他的注意力。

 

他们敞开来聊了很多很多,而且基本都是Steve主动提起的,Bucky会跟着说一点,有时是事情的补充,有时是当下心绪的倾吐。

 

但是,没有战争。哪怕是那些咆哮突击队英雄作战并取胜的历史也完全不提,因为有血。

Steve想起的越多,Bucky就越害怕,他只能不断让Steve明白自己爱他,爱他胜过生命。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整个月,他们早就搬到了郊区,Steve也能够喝粥了,早餐也改成了麦片,两个人会在凌晨的时候出去跑步,Steve不再因为迎面遇到了陌生人而紧张,他甚至主动开始洗碗,理由是他的速度更快,不会像Bucky一样磨磨蹭蹭浪费看剧的时间。

 

Bucky会在每天晚上和Steve说一句晚安加上我爱你,每天早上说一句早安加上我爱你;他会每天尝试着调节汤和汤料的比例以确定Steve不会呕吐而且能够吸收;他会一点点地教他用吸尘器、微波炉和电脑;他会任由Steve打量或者摆弄他的机械手臂,然后在他担忧的眼光下说真的不疼也没有副作用;他会在看节目的时候忍不住偷看Steve然后发现对方也是;他会悄悄控制Steve的睡眠和活动时间以确定他入睡的时候精疲力竭;他会看着Steve入睡再看着他起床甚至会在半夜的时候突然跑到他床边。

 

Bucky偶尔会出门采购,他一直想买一些小零食,但又害怕Steve吃不下去,还是再等等吧,他把威化饼放了回去。采购期间他会给Fury打电话,确定没有什么大事情,Bucky确定自己就像二战时候一样期待世界和平。他也没有把Steve的事情告诉除了Tony以外的任何人,尽管Tony一贯的张扬还是让他有点担心,但他还是对友人保有最基本的信任。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然后Bucky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自己在想什么,要让Steve过上正常的生活不是肯定要有个女伴的吗?

他知道这样不可能完全维持下去,总有一天这些都会破碎的,如果他还是不能说服Steve的话。

 

这可太难了啊。

 

 

但最意料之外的是,Steve有天突然问他,“你是不是一直没看完我的笔记?”

当时Bucky站着门边,左手刚准备脱下自己的鞋子,面对这个问题只是脱口而出。

“我只有第一天的时候看了几页。”Bucky斟酌着自己的话,慢慢说完。

 

“所以你没有发现我也一直爱你。我一开始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Bucky闻言马上抬起了头,却看见Steve眼角微微弯起,满怀笑意,瞳孔中仿佛倒映着此刻正在脱鞋的自己。

 

Steve走了过去,挽住Bucky的腰,将他扣在自己的怀里,头靠在他的肩窝里。

 

Bucky听到闷闷的声音传来。

 

“我还在那间屋子里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必须马上离开,不然会给很多人造成麻烦,可是我还是一直在想你为什么还没来照顾我,还有,我能不能接受见不到你的生活。我想起你被俘的时候我非常害怕,所以无论有什么方法我都要去救你。你的离开会是我最大的失败。”

 

Steve松开了扣着Bucky腰的手,转而抚着他的头发,“我想活在有你的世界。小时候我就这么想了。不过,原谅我发现得太晚,也想起得太晚。”

 

“Pal,你知道我说过什么的,你还欠我一个答复。”

 

“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五)

Bucky不知道怎么描述这份感情,很显然Steve也是一样。所以两个人在互通心意之后就又恢复了前段时间的相处模式,他们知道彼此都为此感到非常的振奋和快乐,尤其是Bucky,他无比确定一切都会逐渐好起来的。

 

 

那天他们依旧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吐槽一下又出现在新闻中Tony的小胡子。

 

“他和他父亲真像。”

“哈哈哈是啊,我真的要感谢他帮我找回了你。”

 

Steve用手指弹了一下Bucky的小腿表示知道了,Bucky也笑着捏了捏Steve的肩。

 

然后Bucky的电话响了。平时Bucky的电话是绝对静音,只有在特定的人打过来的时候才会有声音。Bucky一边拿过手机,一边站起来,准备走到阳台去。

但是Steve拉住了他,不让他站起来,还默默地把电视声音调小了。

 

 

 

电话那头是Natasha有些尖锐的声音,“Bucky!你在看电视是吧?快关掉!”

 

“啊?怎么了吗?”

 

“之前神盾局的文件都被破解了,包括之前那个美国队长的档案……是九头蛇时候的档案,还有,快躲起来,千万别回复联大厦。”

 

Bucky立即关掉了电视,看向了Steve,他确定Steve能听到听筒里的话,因为他此时的表情一如Bucky找到他时的样子。

 

“Steve,我保证我不会离开你,但你先别想太多好吗?我们得马上离开这。”

 

“去哪儿?”

 

“去流浪。”

 

Bucky快速收拾起武器,拿了Steve的几件衣服和少许干粮,拉过对方的手就往外走。

 

“Buck,我不能,我不能这样。”

 

“不行!你必须跟着我走!求你了,就听我这一次吧。我求你了。”

 

Steve妥协了,点了点头,“就这次,至少让我带上我的包。”

 

Bucky再一把拉过他的背包,背包里装的还是之前的本子,他也不知道Steve有没有再动过这些东西,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Bucky顺利地带Steve一路东躲西藏地找到了一栋烂尾楼。

因为楼梯早就断了,所以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到达这栋楼的顶层,这里应该暂时还是安全的。

Bucky很想陪Steve多说些话,但他现在必须搞明白情况是怎样。

 

 

他打给Natasha,有点意外地发现对方正在大力地喘气,像是刚被人掐住喉咙然后松开的样子。然后是一阵寂静,接着Bucky听到Tony的声音。

 

“听好了,Bucky,我发誓会让你那老相好为我母亲的死赔罪,”停顿了一会,像是把电话拿开了一些,“都别拦我!”

 

然后电话被挂断。

 

留下已经呆住了的Bucky,他甚至没有注意到Steve走到他身后。

 

完了,神盾局肯定会调查Howard及其夫人的死因,但他也没想过会他们其实早就调查出结果了,只是由于一些原因没有公布。

 

Bucky怔怔地回头,看着Steve说:“对不起,Bucky,我手上的血太多了,我没有想起来这件。”

 

“没事的,没事的,这不是你的错。”Bucky走过去,紧紧搂着Steve,感觉到怀里的人慢慢地失去力量,然后跪在了他的面前。

 

 

 

 

 

 

 

情况比Bucky想象的糟糕太多,如果只是Steve以前的事情被翻出来的话,法律意义上肯定是可以判无罪的;但是曾经的美国队长、在战场上英勇殉职的军人、至今还活跃在漫画里的英雄,欺骗甚至还屠杀了他的人民。

 

群情激愤几乎成为必然,Bucky也被人民怀疑参与其中,许多人质疑他包庇甚至藏匿了Steve,而这一切都是出于他不可告人的叛国之心。连带复仇者联盟之前在几次战争中造成的伤亡也被拉出来反复提及,不少人认为这背后一定藏匿着阴谋。人们正声势浩大地要求公开审判Steve.Rogers。

 

现在的舆论甚嚣尘上,他们两出去就是移动的靶子,民众会用最恶毒的语言辱骂他们,被Tony找到一定会被掌心炮轰死,而留在这也无异于等死。

 

Bucky只好打给Sam,万幸的是Sam理解了这一切,甚至愿意动用他的翅膀来给他们送一些生活必需品。他们得先在这里熬一段日子,然后必须出国,再——

 

他看到Steve的嘴角在慢慢的渗血出来。

 

“Steve!张嘴!Steve!”

Bucky拼命地拍打他的脸,直到他用手去掰开了他的嘴巴,更多的鲜血流了出来。

 

“没事,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我自己咬的。”

不这样,我找不出别的方法来折磨自己。曾经我一无所有,我还有Bucky;现在我还是一无所有,却在伤害Bucky。

 

Bucky知道Steve一定已经推论出发生了什么,外面的世界变成了怎样,他不知道究竟是Steve的想象更糟,还是现实更糟。

 

他维持了这么久的平静,被打碎了。

他们正在前往的未来,也破灭了。

 

 

 

不,一切还有得挽回,只要离开这里,自己已经看到了希望不是吗,离开这里,一切重新来过,会有新的生活的。

 

Bucky取下左手的手套,帮Steve擦掉嘴角的血,说道:“以后别这样了,我真的会心疼地死掉。”

 

“我也会心疼地死掉,Bucky,我只想你好好的,我愿意为你而死。”

 

“那你愿意为我而活吗?”Bucky没来得及指责对方说的傻话,便还是抛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然后是良久的沉默,沉默到Bucky已经知道了答案却不愿意相信,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开始收拾起周围。

 

Steve拉住了Bucky的手腕,问:“换你,你愿意吗?”

 

这是Bucky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之一。因为他犹豫了一会,只是一小会,如果不是这么敏感的问题还可以装作没听清。但他犹豫了一会,才看起来斩钉截铁一般地告诉Steve他一定会。

 

Bucky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解释一下,但是看起来Steve好像已经明白了他的选择。

他的眼里没有一丝解脱。

 

 

Bucky试图吻他的额头以示安慰。

Steve推开了他,“不,buck,不。”

 

 

快要入夜了,他们肯定不能开灯,只希望今晚的月光能再明亮一些、再明亮一些,最好亮如白昼。

 

 

 

这又将是个漫长的夜晚,谁都不可能睡着,但却又都因为害怕对方担心而装睡。

隔天Sam也过来了,这个不长眼的人主动提到了审判,这下Bucky必须和Steve开门见山地讨论这个问题了。当然Sam也在旁边。

 

“不可能的,Steve,我绝对不会同意,我知道你早就这么想过了。反正你从来就不是什么守法公民。”

“这点我赞成Bucky cap,你不知道政府那边都不是什么好*鸟。而且照这个势头,结果怎样太显而易见了。”Sam耸了耸肩,一副只有自己是好*鸟的样子。

“可是我做了,我就必须接受惩罚。”Steve的语气一如说他要参军时一般坚定。

“这不是你做的!我告诉你,Steve,”Bucky气得站了起来,“这是懦弱!让错误的人来决定你的生死!这不是赎罪!你当初参军就是这样,我说了几万次待在布鲁克林一样可以为国家做贡献,你就非得选一个最激进的方式!去送死很光荣吗!”

 

Bucky气得站起来之后又坐下,他知道自己的语气太强烈太不友好了,但许多怒气实在在他心里积压太久了。

 

“Buck,”Steve凑过来按着他的肩膀,“我上战场最后不是也没死吗?这次只是让我接受惩罚而已,我必须做点什么,否则我没办法这么心安理得。”

 

“你什么都不懂,你没经历过,你根本不明白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Bucky低下了头,“你只是一如既往的单纯又固执。”

 

“谢谢你没有说我愚蠢。”Steve轻轻地凑过去吻了一下Bucky的额头。

 

 

 

Sam走后,Bucky的怒气并没有消散,当初的他对小Steve就不曾说过一句重话,劝了这么多次也还是毫无用处。他明白Steve的想法又回到了原点。可惜他现在应该是打不赢Steve的,不然完全可以把他打晕然后带走。现在Steve倒是能够打晕他了。

看吧,当初自己就应该在这个人执意上战场的时候就打晕他,以后都没这样的机会了。

 

 突然,Bucky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他猛地站了起来,开始用眼神搜寻四周。

 

对面的Steve也好像了然了什么,是的,他们总是有最好的、该死的默契。

 

“你是在找这个对吧?”Steve拿出了在他身后的背包。

 

“是的,拿来。”

 

“你想把它烧了。”

 

“别说废话,快给我。”Bucky有点着急地向前去抢。

 

Steve往后挪了一挪,说:“我当初写这些笔记的时候,就想过有一天它会是我的自白书了。”

 

上面记录了他想起来的每一次暗杀,每一次,可能会比神盾局保存的还多。

 

Bucky咬着自己牙,控制自己不要喊出来,“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逃亡你还要一直带着这些?那我到底在做什么无用功?你一定要让我的心血全部浪费吗?”

 

“我只是想再多陪陪你几天。”

 

“几天?我还以为你会至少说一年。所以你是打算打晕我?还是在等我累了决定睡了是吗?是后者的话我可以一个月不睡,我保证。”

 

“Buck”Steve像是在呢喃,更像是在叹息。他也没有再回应。

 

 

Bucky既然决定不睡了就自然不会再装睡了,Steve也是,两个人像是开始了一场无声的拉锯战。

 

Bucky很清楚审判会有什么结果,民众对超英的不满不是一天两天了,政府肯定决定推一个英雄,Bucky本身也可作弃子;不仅审判不可能得出好结果,而且审判的过程必将十分难熬,对于Steve尤其是如此。他好不容易摆脱了疾病缠绕的前二十年,成为了战场上人人称颂的英雄,接受了人民的赞扬,然而接下来却要承受千倍万倍于以前的指责,审判过程必然会重现过去的一些经历,而这些又只会不断加重他自己良心的折磨。他会很痛苦,他会迷失。

 

就不能不去送死吗?

 

Bucky真的觉得太苦了,这一切太苦了。

究竟是谁,做了什么过错?要让Steve承受这样的苦难,苦得像是全身被浸泡在比胆汁还恶心的液体里浸泡了几个亿年。

 

Bucky已经预见了未来,是啊,他从来都不能说服Steve,这场博弈输的人也肯定是自己,Steve又能像从前一样做自己想做的。

 

也许他们应该商量一些,两个人再快乐地度过几天,就几天,然后Bucky就会像以前一样无数次地让步。

 

 

为什么?

 

要是经历这一切的是自己就好了,要是掉下火车的是自己就好了。

 

 

 

 

 

 

 

(六)

 好冷,这是Bucky的第一个想法,然后他想起来自己已经撞上了冰山。

 

他的意识仿佛遨游在太空中,他看不到自己的身体,但是可以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发着诡异的蓝光的方块。

 

然后有从四面八方传来这样的声音,“掉下火车的可以是你。”

 

“你是谁?你什么意思?”Bucky发现自己声音也从周围传来。

 

“这不重要,我的提议如何。”

 

长时间的寂静无声,又或者只是弹指一挥间的哑然。

 

“我要怎么做?”

 

“很简单,耽搁一枪的时间就可以了。机会只有一次,换右手拿枪。”

 

 

 

 

 

 

 

 

再度清醒时,Bucky已经在火车上直面着敌人,没有丝毫犹豫地,他把枪从左手换到了右手。

 

然后下一刻仿佛被熟悉的风雪怀抱,就此坠入苦难漫长的一生。

 

END

灵感来源

http://xiaomaodiaoyu.lofter.com/post/3cdc31_96448e5